baosteel media player

 

1987年秋,技校毕业的杨磊成为了上钢五厂的一名锻造工。第一次看到巨大的红色钢锭在锻压机间简直像块豆腐,任由挤压,变化着形状,杨磊震撼住了。按捺不住初学者的兴奋,他几次想要独自操作锻压机,师傅说:“想要练出真功夫,首先得把基本功打好。出现一件不合格品,就是工厂的损失。”

年轻的杨磊开始变得痴迷。上班时,他仔细观察师傅的每一个手势,锻机的每一个动作,记录压下量、锻件温度等变化数据;生产间隙,在空机上模拟练习各种不同的操作手法;回到家里,又经常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想象着两手握在操纵杆上,丈量距离进行操纵模拟……

很快,他的技能突飞猛进,成为了全班第一。由他锻打的大轧辊,因为加工时无需校正外圆,能节省2个小时的加工时间,成为了后道工序争抢的对象。

爱琢磨的杨磊发现了一个秘密——如果锻压时,锻坯阴面在上进行正反倒角的锻压,能够使锻件的可塑性保持同步的均匀稳定,同时充分满足锻压需要的锻打温度,进而能够大幅地降低锻打时间,提升产量。

如果把这个秘密分享到其他班,厂里产量岂不是能够大大提高?杨磊“打铁”生涯中的第一项《阴上阳下,正反倒角操作法》,就这样诞生了。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其后,杨磊创造总结出了一系列先进操作法。越琢磨研究,杨磊越觉得自己常识的贫瘠——改钢锭的内部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如何使这个“世界”成为自己理想中的“世界”?

杨磊开始业余攻读《金属塑性加工力学》、《金属学与热处理》、《锻压学》等各门课程。

前些年,宝钢特钢从德国引进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4000吨快锻机。在调试中杨磊发现一个问题,当频繁锻制大规格的产品时,德方没有考虑利用辅助装置加快生产节奏,结果造成生产工艺的不连续,使工效大受影响。杨磊试图说服德方注意这一问题,但德方不以为然,“大家是按标准设计的”。

按标准设计难道就没有缺陷了吗?杨磊反复琢磨,哪怕跟妻子散步时,手里都捏着个铁丝或橡皮泥折啊捏啊。最终,他为这台快锻机加装了一个镦粗装置。应用该装置后工效能够提高百分之四十左右,而且能够降低能源消耗,每年可增创效益一百二十五万元。

杨磊“打”的材料,要“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2013年,一家国家级重点科研单位要求宝钢特钢交付一批新型难变形高温合金产品。该钢种可变形温度区间范围只有50摄氏度,温度过高就像豆腐一样,稍碰触就会开裂;而一超过这个温度区间,它就像金刚石一样坚硬无比。当时,国内并没有成熟的生产工艺可以借鉴,该产品的锻造技术被业界专家称为“黑洞”。
接下任务的杨磊,花费了几周时间,吃住在厂里,对着实验料反复琢磨、试验。同时,杨磊和生产、工艺技术人员组成虚拟团队进行联合攻关。

在一次“头脑风暴”中,有位员工的一席话给了杨磊灵感:“北方人爱吃面食,到了冬天面团发酵慢时,就用棉盖在面团上保温,这样大冬天也能吃上地道的馒头。打铁跟发面有些相似,能不能也给钢铁盖上保温棉保温,延长加工的时间?”这席话瞬间点燃了团队的创新火花,金点子应运而生。于是,杨磊和团队成员把钢坯当做面团,在加工温度上动脑筋,采用预热、保温、抢温锻压等一系列非常规手段,变相增加了锻造温度区间,将原本3分钟的锻造时间硬是抢出了宝贵的5分钟时间。从而,一举打开了新钢种锻造的光明之门,难变形高温合金如期锻造成功,按时交付。无可匹敌的“硬度之王”最终加冕在国之重器之上。

30年过去了,不离不弃的厮守中,冰冷的锻压机早已成为杨磊的贴心伙伴。杨磊与它一起,“打”出了15项专利、38项先进操作法,获得过国际发明展银奖、铜奖;参与的《大型高温合金铸锭和锻件工艺研究》,拿下了2009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TA15钛合金框锻件制造技术及运用》获得了国防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和中航工业集团科学技术一等奖。2004年以来,为企业创造效益约8646万元。

30年来,无数荣誉落在了杨磊的头上,但他自诩只是一个快乐的“打铁匠”!

所获奖项

1995 上海市冶金局青年岗位能手

2003 上海市职工技术创新能手

2004 中央企业劳动模范

2005 全国劳动模范

2005 上海市技术能手

2007 上海市劳动模范

2016 “上海工匠”提名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