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steel media player

 

1986年,方杰中专毕业参加工作进入了宝钢,当了一名普通的电工。30多年来,他一直坚持自学,不但全英文版的设备说明书能看懂了,玩起程序来也是全厂数一数二的高手。

9天完成“不可能解决”的任务

2003年,我国重大贴息技改项目---不锈钢碳钢工程开工建设。该工程的设计方是日本富士。联动调试铁水预处理钢包车时,由于编码器和限位同步动作出现了偏差,造成钢包车定位问题始终无法得到有效解决。这个小小的定位动作一旦出现偏差,后续一切生产都要停止。面对这个问题,日方顶级调试专家们反复试验、开分析会,并向日本总部求援。从9月份就开始调试,但是到圣诞节,问题依然存在。

宝钢不锈主动介入到调试过程中,方杰和他的同事们接下了这个被世界顶级专家认定为“不可能解决”的任务。他们到现场实地观察收集一线生产的实时数据,重新梳理研究外方专家设定的控制程序。最终,发现外方专家在程序设定中的一个失误。在寻找到问题的症结后,方杰和他的同事们进一步开拓思路,进行纠偏。就这样,日本专家三个多月没有调试好的设备,在方杰和同事们的手中,9天内解决了!

启动,我有把握

2013年7月的一天,方杰接到电话说,宝钢不锈炼钢现场突然发生了电极断裂疑案,电极下去一根就断掉一根,炼钢生产已经停顿。

方杰赶到现场时,电炉平台上已经摆了7、8根折断的电极。当班操作工和电气工程师焦急地告诉方杰,几根断掉的电极质量绝对没有问题,电极控制系统也运行正常,但就是找不到电极断裂的原因。

发生故障的1号炉采用的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电炉炼钢法。电炉工作时,在电弧作用区,温度高达4000℃,熔化炉料时的内部反应极其复杂,真正的故障原因如幽灵一般隐藏在黑暗处。要在短时间内破解电极断裂疑案,几乎等于福尔摩斯探案。

方杰离开喧闹的操作室,来到他熟悉的炉台旁,站在炉沿上向炉内看,发现电极已经将炉料烧穿了三个井,但是这些井都不深,在井的底部有黑乎乎几大块废钢。方杰询问了操作工后,初步判断这些大块头的废钢就是导致电极折断的真凶。大块头的废钢由于导电性能差,会导致炉料结构发生变化。找到原因后,方杰叫操作工在炉料表面特别是三个电极的周边添加一些导电性能好的轻薄料,同时修改提高了电极触碰低导电材料自动上升的灵敏度。

当班炉长害怕了,迟迟不敢重新启动。一旦再次失败,库存的电极都将耗尽,后果不堪设想。方杰拍拍炉长的肩膀说:启动,我有把握!随着电极起弧的轰鸣声再一次长时间响起,故障顺利解决。

方杰始终以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力求把每一件事情做到完美和极致。他主持的《电炉阻抗系数调整技术》,解决了西门子三相交流电弧炉炉龄短的现场难题,将电炉炉龄整体提高20%以上,从当时平均280炉提高至350炉以上,填补了国内该领域的空白,用了很低的成本创造了相当于国际上最先进的神经网络单元控制效果,并实现经济效益1000多万元。

所获奖项

2010 全国钢铁行业技能能手

2015 上海市技术能手

2016 上海工匠提名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